中资控股球队首进欧冠决赛但张康阳的日子不好过

  张康阳再次迎来聚光灯。随着国际米兰的晋级,一项新的纪录也随之诞生——这是首次有中资控股的球队打进欧冠决赛。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欧冠半决赛重燃战火,“米兰德比”的第二场较量正式打响。最终,凭借劳塔罗·马丁内斯的制胜进球,国际米兰两回合“双杀”AC米兰,以3-0的总比分晋级欧冠决赛。他们将面对的是曼城和皇家马德里之间的胜者。

  截至目前,国际米兰本赛季的欧冠奖金已经达到1亿50万欧元,主场门票收入超过4000万欧元,比起去年16强的成绩,收入多了超过8000万欧元。

  2016年,苏宁集团旗下的苏宁体育以2.63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国际米兰68.55%的股份,成为这支意甲豪门的大股东。2018年,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的儿子张康阳正式走马上任,成为国际米兰历史上最年轻的俱乐部主席。不过在成为主席之前,这位被视为苏宁未来的接班人,就已经参与了苏宁集团以及国际米兰的经营,他对俱乐部的经营尤其关心,长期定居在米兰城处理俱乐部的事务。

  平心而论,在苏宁入主之后,国际米兰的成绩有了稳步增长。在意甲联赛当中,自苏宁入主的第二个赛季开始,国米一直稳定在前4名,这意味着他们都能进入到欧冠联赛当中,获得参加欧冠的奖金和分成。2020-21赛季,国际米兰夺得意甲冠军,随后一个赛季又夺得了意大利杯以及超级杯冠军,这也被“内拉祖里”们看作是国米复兴的标志。如今,球队又闯入了欧冠决赛,登上了更大的舞台。上一次国米进入欧冠决赛,还是2009-10的“三冠王”赛季。

  然而,国际米兰复兴的背后,仍然有一个苦涩的现实——俱乐部、主席张康阳以及整个苏宁集团都背负着巨额的债务。

  苏宁集团营收锐减与负债累累已经不是新闻。在职业体育领域的一个结果就是,苏宁在国内所拥有的足球俱乐部江苏队在2021年宣布解散,彼时他们刚刚成为中超冠军。而球员的欠薪至今尚未追回,许多江苏球迷至今仍然对苏宁充满恨意。

  根据苏宁旗下上市公司苏宁易购4月发布的财报,2022年营收为713.74亿元,同比下降48.62%,虽然亏损收窄,但仍然净亏损162.2亿元。且财报中提及,截至2022年底,苏宁易购部分应付款项共约328.41亿元已逾期未支付。

  而作为苏宁创始人的儿子,同时也是集团的董事之一,张康阳同样背负着不少欠债。他在苏宁集团的主要事务之一,就是全国数千家苏宁小店的经营,苏宁小店的所有股份也被转移到他名下的公司。然而与苏宁的大多数产业一样,苏宁小店在经营上也难以为继,面临着亏损的局面。这也导致张康阳及其公司更加没法偿还银行的贷款。

  2022年7月,香港高等法院作出一项判决,张康阳作为被告人败诉,需要以借款担保人的身份向中国建设银行(亚洲)有限公司偿还2.55亿美元的债务。这笔款项与此前苏宁小店的股权转让有关。2020年,张康阳与建设银行就苏宁小店的再融资签订协议,张康阳名下的公司Great Matrix获得了1.65亿美元的贷款,随后,Great Matrix又发行了总额8500万美元的票据。这两笔债务早已在2021年7月到期,然而,不论是公司还是协议中担保的任何一方,都没有能力偿还这笔债务,这也导致了这起官司的发生。

  虽然张康阳在案件中败诉,但是建设银行想要追回欠款并不容易。首先,张康阳长期定居在意大利,跨越国境导致司法执行的困难增加,至少到目前为止,意大利的司法部门还没有就此事向张康阳采取行动;其次,张康阳的名下没有太多属于个人的资产,这也让债权人很难将他的资产作为债务抵押。例如,张康阳在意大利不仅有一处住宅,还高调地开着豪车、戴着名表,然而如果仔细调查,这些资产未必都属于他。

  基于上述的困难,建设银行也只能与各方不断协商。他们首先敦促国际米兰方面照常发放这位主席的工资,以便他有能力偿还债务。在建行采取行动之前,国际米兰在一次股东会议中通过一项决议,放弃了支付张康阳的薪水,而在意大利的法律当中,这构成了“具有经济价值的无偿行为”,影响了张康阳的财产利益以及偿还债务的能力。

  除此之外,建设银行也与高盛、橡树国际以及贝恩资本建立了联系,这些公司都参与过或是洽谈过国际米兰的融资,建设银行希望他们能够提供苏宁、张康阳以及国际米兰之间关系的证明。其中,橡树国际是目前国际米兰俱乐部的债权人,根据彭博社、Football Italia等媒体的报道,他们在2021年向国际米兰借款2.75亿欧元,俱乐部将其用于偿还之前的债务。连同利息,国际米兰需要在2024年5月前向橡树国际偿还3.5亿欧元的债务,假如俱乐部没有能力偿还,橡树国际将成为国际米兰的新东家。这一情况,与当年埃利奥特入主同城的AC米兰时近乎一样。

  3.5亿欧元的债务,也让国际米兰成为了意甲负债最高的俱乐部。哪怕他们打进了欧冠决赛,总计将获得超过1亿欧元的奖金和转播分成,但对于3.5亿欧元来说仍然有不小差距。而根据近年来不同媒体的报道,张康阳似乎一直有出售俱乐部的打算,他与美国、沙特等地方的资本均有接触。

  意大利媒体Corriere dello Sport在今年4月的报道称,巴林的投资基金Investcorp有意收购国际米兰,去年他们曾经非常接近收购切尔西。不过,Investcorp希望筹集的6.54亿美元,与张康阳超过10亿美元的要价有不小的差距。或许,巴林人在看到张康阳欠债的情况后,也在有目的地进行压价,对于其他的求购者来说,如今国际米兰和张康阳的债务状况的确是他们的一个机会。

  和上次夺得意甲冠军后面临的情况有些类似,究竟是再找融资,以债抵债,还是在成绩的巅峰中,高价出售俱乐部?张康阳与国际米兰已经再次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