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K王朝一夜陨落!欧美法王加冕 中国堪称最无力搅局者

  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1/4决赛,在经过了惊心动魄的首日之后,第二日的首场比赛就给大家带来了大大的惊喜。

  韩国本土的最后一支战队AFS竟然遭美国老牌战队C9零封斩于马下,虽然有着冷门迭出的第一个淘汰赛日作为铺垫,但C9的表演依然让人惊艳,令东道主黯然神伤。

  自从韩国赛区第二赛季首次参加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至今,这是第一次出现韩国俱乐部战队未能进入最后决赛,更为惊人的是,韩国战队此次无一能够突破淘汰赛首轮。过去笼罩在大家头顶的韩国阴云似乎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神器无主,群雄逐鹿的时代似乎就在眼前,怎能不让人喜出望外?

  众所周知,在9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为了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点,韩国政府盯上了在民间青少年里流行的电子竞技,并将之纳入了国家经济发展计划。星际争霸这款电竞项目适时而生,并在韩国政府大力的政策、资金扶持下,成为了韩国继跆拳道之后的又一“国技”。

  数年之后,星际争霸这款游戏逐渐式微,韩国电子竞技联盟(kespa)将目光转向了新兴的英雄联盟项目。

  2011年年底,随着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第一赛季(S1)的大获成功,运营方拳头公司与KESPA达成合作,开始在韩国架设游戏服务器,韩国原有的电竞体系,开始逐渐由星际争霸向英雄联盟倾斜。

  2012年,S2总决赛中,来自韩国的FROST战队展现出了有别于欧美赛区的完全不同的游戏理解,他们使用更为紧凑的快速推塔节奏,强势杀入最后的决赛,但惜败于来自台湾赛区的黑马TPA战队。

  同年里,KESPA开始着手准备韩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并高薪请来当时世界上的许多强队,诸如大家所熟知的WE、IG以及CLG.EU、CLG.NA和FNC等等,让他们与韩国战队进行多轮次的表演赛,目的在于让职业电竞教练能够进一步熟悉和研究英雄联盟这款游戏的比赛形式和战术走向。

  2013年,韩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OGN(LCK前身)正式揭开帷幕,随着无数在韩国电竞造星体系下成长起来的天才少年投入其中,OGN绽放出了空前耀眼的光芒,完全点亮了当时略显沉闷的英雄联盟职业圈。

  如今我们所熟知的那些韩国王牌选手,诸如RYU、MATA和PRAY等人,都在此时出道,而在一些列的璀璨群星当中,最为炫目的,自然是随后带领SKT T1战队两度建立王朝时代的绝对王者FAKER。

  依靠着成熟先进的电竞俱乐部运作体系,韩国赛区(LCK)从S3开始,便强势地对英雄联盟项目的全球总决赛冠军进行了统治性的垄断,直到S7为止。

  王权没有永恒,就在去年里,LCK遭遇到了英雄联盟中国赛区(LPL)的强势挑战,虽然在两场半决赛当中,LCK战队全都战胜了LPL战队,但RNG在和SKT的比赛当中,几乎将王者SKT逼入绝境,FAKER战至最后一滴血,方才惊险击败RNG,确保了LCK的霸权。

  然而S7的辉煌似乎成为了LCK最后的余晖。仅仅是一年之后,LCK几乎全线溃败,从全明星赛、季中赛、洲际对抗赛再到亚运会,全部败于LPL之手。

  在今年的S8当中,曾经的王者SKT已经衰落,并未能够突围进入世界总决赛,而LCK的三号种子、卫冕冠军三星队(现GEN.G),则在小组赛当中极为耻辱地以1-5的成绩被淘汰出局。

  接下来,就是这两天的首轮淘汰赛中,来自LPL的IG战队力斩LCK的头号种子KT战队,而北美豪强C9轻取AFS。

  至此,三支韩国战队全数淘汰,王朝轰然坍塌,其兴也勃,其亡也乎,一时间令无数人为之感叹。

  倘若我们放眼望去,LCK这两年的虚弱,罪魁祸首似乎都是中国人正是因为LPL的财大气粗,对LCK从选手到教练到后勤运营人员一通粗暴地买买买,极大地损害了LCK的根基,影响了造血,才使得LCK后继乏力。

  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如今公认水平最高的天梯服务器韩服RANK的前两百名,有大约四到五成人员,效力于中国的LPL联赛或者LDL次级联赛。看上去似乎不多,但再排除掉韩国LCK的现役选手、其他国家选手以及无心职业道路的路人,所剩的就不多了……

  更不消说LPL俱乐部高金委派的电竞星探,时刻紧盯着韩服排行榜,只要天才少年一出现,便会有来自LPL俱乐部优厚的练习生条约一纸奉上。而如今LPL的顶级强队,RNG、EDG和IG,其教练团队里大多都是韩国教练。

  但这仅仅只是表面的现象,事实上,即便没有LPL,LCK的衰落也是不可避免的。究其原因,却恰恰和LCK的强势崛起的原因如出一辙KESPA。

  作为国家经济发展计划的一部分,韩国的职业电竞,有着一个具有绝对权威性的指导管理机构,那就是KESPA,它并不负责某项具体事务,但却负责制定一切相关规则。

  包括从业人员的薪资、联赛的发展计划、新秀的培养计划等等,并直接与市场进行垂直对接。而反观处于绝对从属地位的电竞俱乐部,他们可以直接负责的商业抉择,其实相对比较狭窄。

  由于韩国先天人口数量的关系,电竞市场的开发虽然成熟,但天花板壁垒比较明显,市场相对狭小,收益自有其上限。在这样的情况下,KESPA所能够制定出来的薪金政策,相比起背靠几乎是海量电竞人口和无限潜力的中国市场,几乎不具备任何的竞争力。

  故而,中国俱乐部只要将支票高高挥舞,韩国俱乐部几乎不可能提出对等的匹配条件,人才的流失也就成为了必然。

  回顾在第二赛季OGN草创之初,全世界的英雄联盟项目都处于野蛮生长的萌芽阶段,KESPA当时大力引进诸多国外豪强,进行巡回表演比赛的做法不仅受到韩国本土电竞民众的欢迎,也深深地吸引了许多国外的电竞人士。

  如果在这个时候,韩国人能够以绝大的魄力和广阔的心胸,打造一个群星闪耀、类似于英超足球联赛的世界级联赛品牌,并将之进行商业包装,那么以其电竞领路人的地位,这一超级帝国的建立几乎是无可阻挡的。

  然而韩国人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对本国电竞水平的无限信心,最终将这一曾经被提请考虑的议案最终搁置,韩国人决定建立自己的“小联赛”。

  此后不久,英雄联盟火遍全球,赚得盆满钵满的拳头公司不再低声下气,开始整合全球市场,划定了严格的赛区机制,并且将所有比赛的审批权牢牢地攥在手中,全明星超级联赛从此成为镜花水月。

  先行者的领先优势,成为了过去数年里韩国英雄联盟一马当先的原因;但过度迷信于自己的领先,也种下了这两年里韩国电竞的衰败之果。

  韩国赛区纵使被LPL疯狂吸血,但无论是商业开发又或者是青训体制的成熟,依然远非欧美赛区可以比拟,但拳头公司在今年里对游戏版本的改动,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为了保持电子游戏的生命力,每一年里,游戏公司都必须要对游戏做出一些调整,增加新的英雄、道具、技能和物品,甚至是地图的改动,如此才能保证游戏对玩家的吸引力。

  毫无疑问,韩国赛区的一家独大,从长远来看是不利于英雄联盟项目发展的。所以拳头公司也一直在想办法在游戏内容里做文章,对韩国人进行暗地里的削弱。

  韩国人在过去数年里的成绩,除了依赖于源源不绝的天才选手之外,还有他们引以为豪的战术体系。拥有强大的后勤信息分析团队与经验丰富的教练组,韩国队伍在比赛之中便会拼命地收集地图信息,从而在日常的无数分析训练当中选择最优解。

  在过去的数个版本之中,拳头公司一直致力于对地图视野信息的削弱。比如减少真假眼的数量,削弱眼的持续时间,而终于,到了今年,随着打野装备里眼石打野刀这件装备的移除,韩国人终于发现,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收集视野信息了。

  这个时候,已经习惯于在预设的时间地点建立战场的韩国战队,表现出了对版本的极度不适应,长期的“运营”,让他们在对线和团战的处理上显得相对弱势。

  历来欧美赛区就具备MOBA类游戏的丰厚土壤,盛产以想象力著称的比赛掌控者,也就是我们大家所熟称的“欧美法王”。不管是DOTA,还是英雄联盟,欧美玩家以其对游戏的热情和丰富的想象力,一直是世界电竞版图里举足轻重的一股力量。

  在过去的数年里,欧美赛区和全世界一样,一昧模仿韩国战队的战术,反而丢失了自己天马行空、出乎意料的游戏风格。

  在这几年里,欧美的游戏人逐渐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虽然拳头直营的欧美英雄联盟联赛LCS一直不温不火,但在世界赛场里,欧美战队却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终于在这个乱世里,率先露出了强势的獠牙。

  中国大陆赛区自从在第四赛季里被新兴资本强势介入之后,依托于国内的广阔市场,LPL联赛逐渐一飞冲天。在过去的几年里,LPL一直被视为LCK最有力的挑战者,今年的总决赛,一度被认为是中国力量正式崛起的契机。

  有趣的是,在1/4决赛结束之后,四强之中欧美战队已经占据了三个席位,但LPL剩下的唯一种子,则被认为是四支队伍当中实力最为出众的IG。

  然而,正所谓游戏里一代版本一代神,韩国王朝是彻底的陨落还是一时的蛰伏,依然还不能盖棺定论。而且公认最适应这个版本的韩国战队GRF,全都由新鲜的韩国力量构成,但因为积分不足,未能晋级世界赛。GRF在联赛里的强势崛起,或许代表着LCK造血功能正在逐渐自愈也未得而知。

  不管乱世是一时的还是长期的,机会却是实实在在的。作为LPL最后的希望,我们唯有祝愿IG在这一届总决赛当中成功折桂,在可预见的未来、中韩的持续争霸里,为LPL添加上一枚重重的砝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